首頁
> 服務內容
> 新聞中心
> 關于我們
> 研究中心
> 劇場院線
> 聯盟成員
> 創意生產
> 劇場管理
> 營銷推廣
> 產業延伸
> 政策法規
> 學術研究
技術服務
管理服務
經典案例
經典案例
講中文的百老匯
來源:第一財經周刊  作者:李會娜  時間:2013-12-31 11:33:55

講中文的百老匯

 

 “商業是一種可以很高效的統籌資源,改變一些事情的方式,這是我的信條”,10月16日,楊嘉敏把百老匯的經典音樂劇《Q大道》搬上了上海白玉蘭劇場的舞臺,她對《第一財經周刊》說。在600多人規模的上海白玉蘭劇場,《Q大道》自首演以來的上座率都在95%以上。高曉松在微博上對這部劇的評價是,“普通話版的外百老匯名劇Avenue Q(Q大道)很有意思。翻譯用了大量網上流行語,挺貼切,因為無論布魯克林還是上海閘北,全世界‘×絲’都差不多。男女主演也還勝任,看來remake一些外百老匯小戲本土化是一條路子。”

楊嘉敏在2012年初創辦了七幕人生文化產業投資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七幕人生),購買西方經典音樂劇版權,進行本土化制作。她對音樂劇的興趣是從大學開始的,因為選修了《莎士比亞戲劇》這門課,當時她的老師約瑟夫·格雷夫斯成為了七幕人生的藝術總監。這個美國人還是一位戲劇導演、莎士比亞戲劇專家。

在北大讀書時,她就有畢業后創業的想法。為了能夠和盡量多的創業公司接觸,了解第一手的信息,楊嘉敏畢業后去了軟銀集團東京總部。

在到日本之前,音樂劇都是楊嘉敏的一個興趣而已。她后來了解到日本一個很成功的叫做四季集團的演出公司,已經有50多年的歷史,從1980年代開始引進西方音樂劇做本土化制作,現在每年的營收規模都在幾十億人民幣,而百老匯音樂劇在美國年收入在百億人民幣左右,這給了楊嘉敏很大的啟發。

“其實音樂劇本身是一個很大眾化的娛樂方式,它是從輕歌劇發展過來的,是一個帶有很濃的商業色彩的藝術品類。”楊嘉敏說,“我覺得中國市場也有對這個品類消費的欲望和實力,但目前還是一個市場空白。”而真正按照這個模式做過嘗試的就是亞洲聯創在2011年運作的中文版音樂劇《媽媽咪呀!》。《我,堂吉訶德》是七幕人生推出的第一個音樂劇,去年5月在200人規模的北京木馬劇場做了20場的預演,僅靠口碑傳播上座率從最初不到1/3到滿座,之后在11月份做了500人劇場規模的40場演出,總人數達到1.5萬到2萬人次。

楊嘉敏當時心里也沒有太大的把握,因為這部作品在國內并不那么知名,“但這是約瑟夫覺得最好的一部音樂劇,我覺得我應該相信他的專業性。”購買版權也是頗費了一番功夫,最初她是和《我,堂吉訶德》的版權經紀公司談的,但對方的出價太高,他們之后就一起到紐約找到了版權持有人,以更低價格買下。

《我,堂吉訶德》雖然取得了不錯的市場反響,但楊嘉敏說她當初其實犯了蠻多錯誤。如果她現在來做,一定不會把它放在一個200人規模的劇場,這樣的劇場適合5到10個演員的作品,而這部劇有20個演員,它的舞美也不適合放在小劇場。在預算有限的情況下,楊嘉敏說她用了一些很“笨”的方法,比如去微博搜對音樂劇感興趣的名人,發私信給徐小平、王微、慕容雪村、李銀河等,希望他們認可后會主動傳播。

嚴格來說,《我,堂吉訶德》不能算是一個本土化的作品,它只是用了中國演員來表演,而臺詞和歌曲都是英文原版。“它的成功多多少少有一些運氣的成分在,但它讓我們看到了好的內容的影響力。”這成為楊嘉敏之后選劇的一個最大原則,她們會篩選歷年來的得獎作品,包括托尼獎和普利策獎。“如果在百老匯可以獲得成功,內容質量本身是不用懷疑的,然后我們要選擇的是有普世價值的東西。”公司內部爭論最多的是關于本土化的程度。比如說是不是要把紐約街道變成上海街道,最終的決定是徹底本土化,臺詞中甚至出現了上海話。另外一個挑戰就是有好幾點一開始都想不到怎么本土化,比如英文版本中的“人人都有種族歧視”,這在中國是完全沒有的,后來想到唯一可以對等的就是地域歧視,所以變成了“人人都有偏見”。

“一開始翻譯過來的劇本大概就是一個50分的內容,然后我們一遍一遍地去打磨,去找相對應的本土化的點。”演員也做了很多的貢獻,比如本來角色中毛毛妹的一個臺詞是“今晚我改作文,是幼兒園小朋友的作文”,一次因為口誤,說成了“幼兒園小朋友的論文”,引起了觀眾大笑。后來他們就保留了這個“口誤”。

一開始他們沒想要做《Q大道》,因為擔心審查不通過,里面涉及到很多敏感話題,比如“網上都是毛片”這樣的橋段,同性戀話題等,后來竟出奇的順利。

楊嘉敏想要把音樂劇做成一個像電影那樣的大眾市場,那就必須降低票價。日本四季集團的定價策略是大學畢業生平均工資的1/20。“所以我們的策略就是長檔期、低票價。我們兩個劇的價格都在200到300元之間,其實就是1/20的標準。”

長檔期要求內容要夠好,才可以撐起長時間的一個觀眾群。隨之而來的一個問題是觀眾可能會在空檔期等待,因為中國觀眾沒有形成這樣一個習慣。這也是楊嘉敏現在最擔憂的問題,她們希望通過一些線下活動,比如到寫字樓當場售賣,促使觀眾立即消費。

“文化產品消費不是必需品,這個過程中有任何一個環節讓他們感覺很費勁,就會放棄消費。”除了價格,購票是不是足夠便捷,演出場地的交通是不是便利也都是需要考慮的問題。在購票環節上,除了和格瓦拉合作,七幕人生還開通了自己的訂票熱線。雖然只運作了《我,堂吉訶德》和《Q大道》兩部劇,楊嘉敏已經慢慢摸索出了一些門道。比如她發現《我,堂吉訶德》更多的觀眾是來自豆瓣,《Q大道》雖然和豆瓣仍有合作,但更多的觀眾來自格瓦拉。“我們每天都會做評估,然后強化某個營銷渠道或者手段。”

七幕人生現在的團隊有7個人,其中有2個都是因為看了《我,堂吉訶德》而加入,現在負責市場的袁齊曾擔任“雕刻時光”媒介經理,胡亦男之前在豆瓣網負責對外合作。對于七幕人生未來的盈利模式,楊嘉敏說就是票房、品牌贊助和衍生品。也可以嘗試往產業鏈的前端延伸,因為它涵蓋了唱歌、表演和舞蹈。韓國的少兒音樂劇培訓市場做的就很成功。

《Q大道》獲得了上海家化新品牌茶顏的贊助。騰訊也已經在談可能的合作方向。公司層面已經有華創資本參與投資,多家專注文化產業的基金也在和她接觸,下部劇的項目融資也已經在操作中,他們很希望未來會像百老匯一樣吸收一些高凈值的個人投資者。

 電話:0531-81281199
 傳真:0531-81281190
 郵箱:yylmsd@163.com
 地址:濟南市解放路25號